苦月亮

140分鍾的時間裏,波蘭斯基用了近一半的時間和大量情色畫面表達了愛情的熾烈,愛得酣暢淋漓,也痛徹心扉。而後又將那種刻進骨子裏的恨融入每天的做飯打掃,洗澡打針日常的起居生活中,你只會想到一個詞,生不如死。當奧斯卡拖著殘缺的身體在房間裏爬行,當他看著這個和自己有了一紙契約卻在自己眼皮底下和別的男人調情的女人眼裏的那種絕望,這是角色倒置下的昔日重現,你會認爲這是一場活該的因果報應,同時也爲曾經那樣熾熱的一段感情唏噓,愛與恨的輪回,只在一念之間。
最初沒太明白,奧斯卡在真正體會到了受盡精神的虐待和折磨後生不如死時,爲什麽不用咪咪送給自己作生日禮物的那把槍來結束他苟且殘活的余生?爲什麽完全可以操控兩人命運的咪咪還要剝離自己的痛苦配合奧斯卡來引誘一個聽故事的人,卻又偏偏選中了奈傑爾和菲奧娜這對看似平靜溫和的夫妻?也許這兩個在愛恨糾纏中傷痕累累的人,早就疲倦了,累了,在臨死之前只想通過這樣一種方式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麽是能不被誘惑的麽?還有一種東西叫做永遠的愛情麽?
戲劇來源于生活卻又高于生活,如果說奧斯卡和咪咪的愛恨情仇是導演安排的一場場激烈的戲劇衝突,奈傑爾和菲奧娜的婚姻卻讓人如鲠在喉。這對結婚七年的夫妻想通過旅行的方式來尋回他們消磨怠盡的激情,由此在郵輪上結識了奧斯卡和咪咪。也許漂亮的女人總是更容易得到青睐,也許人內心的欲望永遠無法滿足。當奈傑爾的視線一如奧斯卡當年那樣無法從咪咪舞動的曼妙身姿上移開時,當溫文爾雅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蠢蠢欲動明明想去占有卻又拉過一件斯文的外衣拙劣的掩飾自己時,覺得人性裏有些東西真的是醜陋到了極點,那就是虛僞。
影片最後子彈穿過血腥的一幕沒有讓我覺得害怕,可想起奈傑爾,我忍不住恐懼。
生活又怎麽可能只談一場風花雪月的愛情?七年之癢,每一個人都會經曆,愛情過後,駐足在婚姻門檻前的腳步,已經受過太多太多的傷痕,我們又該如何走完這以後人生中的數個七年?